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历史 / 正文

中国寒食节

  寒食节,古代又名“寒节”、“禁烟节”、“百五节”……是古代中国相沿传承了两千多年的传统民俗节日。寒食节由来“相传起于晋文公悼念介之推事,以介之推抱木焚死,就定于是日禁火寒食”(见《辞海》寒食条)。然而,寒食节成为世代相传的民间节俗,其有信史文字记载应该是形成于汉代。两汉之际的哲学家桓谭在其名著《新论》中讲:“太原郡民,隆冬不火食五日,虽有疾病缓急,犹不敢犯,为介之推故也。”《新论》提到太原郡民隆冬不火食五日稍后,《后汉书·周举传》中进一步将太原郡的寒食风俗记载下来:“太原一郡,旧俗以介之推焚骸,有龙忌之禁。至其亡月,咸言神灵不乐举火,由是士民每冬中辄一月寒食,莫敢烟爨……”

  以上两处引文皆提到太原郡寒食之俗是因为介之推焚骸一事。介之推,春秋时期晋国人氏,其生平事迹最早见于《左传》。据载,大约公元前655年(晋献公二十二年)晋献公宠妾骊姬为给自己的儿子争太子位,逼死太子申生,又危及申生的异母弟重耳。介之推认为重耳是治国安邦难得的人才,“主晋祀者非君而谁?”于是随重耳出逃异国,在外流亡十九年,其间重耳极饿之时,介之推将自己大腿上的肉割下来,给重耳煎成肉汤。后来,重耳在秦国帮助下回国即位,是为晋文公,在封赏群臣时却落下介之推。但此刻,介之推不言禄,已偕母隐居于绵上山中。传说有人写《龙蛇歌》讽谏其事,晋文公幡然醒悟,于是率人入绵山访寻介之推,寻访不得,有人建议,说介之推是个孝子,如果放火烧山,介之推一定会与母出山。晋文公依计放火,但终不见介之推母子。大火过后,才发现介之推母子抱树而死。晋文公追悔莫及,于是将绵上田封为介之推祭田,说是“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早在战国时代,有关介之推“焚死”说已在世流传,屈原(约前340——前278年)《九章·惜往日》讲:“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公寤而追求;封介山而为之禁兮,报大德之优游”。这里立枯当指“抱树而烧死”解释。大约同期,出自《庄子·盗跖》篇中也提到:“介之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后背之,之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西汉时期,介之推燔死说又见于刘向《新序·节士》、韩婴《韩诗外传·鹤鸣》、《韩氏外传·文王三》、东方朔《琐语》等著作。由此可见,汉代太原郡寒食风俗的发生,是有早年流传的介之推焚死一事作为前提与导因的。

  寒食节产生还应该是顺应时代的产物。其首先在太原郡发生,这也同当地有特殊原因及背景的。西汉王朝实行休养生息政策,统治阶级接受董仲舒主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从此成为正统。介之推尚忠、孝道、节义、功不言禄等品格当时正是儒家推崇的人物。《汉书·古今人表》是按照儒家评品人物标准对历史人物分九个等级排列的,表中将晋文公列在中上四等,而将介之推母子位列其上,这足以说明当时对介之推人品的看重。

  西汉武帝太初二年(前103年),帝率群臣凑汾阴,祭后土,在行游介山期间,武帝曾抒发“嗟文公而愍推兮”之感叹。汉武大帝追悯介之推自然有其影响与号召作用。这以后,汉代出现了像刘向、司马迁、韩婴、戴德、东方朔、桓谭等学者极力在著作中推崇宣扬介之推的人品。在这些学者的推崇下,西汉后期,一些人甚至极尽想象,相继杜撰出诸如“晋文公穿木屐称介之推足下”、“介之推化名王光到东海卖扇”、“介山周边不得对白鸦设网罗”、“埋葬介之推用桂树礼”、“不禁烟冷食招致冰雹灾害”等神话与传说。

  秦汉时期,科学尚不发达,阴阳五行说、灾异说、神灵说,这些都严重地禁锢着人们的思想,介之推形象在神化的过程中,相对别的神灵,共有功不言禄品格,尤其介之推受到的最不该发生的大悲大残被焚死结局,这无疑会博得人们更庄重的敬仰。

  介之推的故事发生在绵上,秦汉时期,绵上祭田内的子民将当地取名界(介)休,又在本县范围内首建了第一座介之推寺庙(《后汉书·周举传》及《郡国志》中都提到界休有之推庙),由是,当地的子民们宁肯大冷天忍受困境而不敢得罪神灵的寒食俗活动开始在介神庙祭祀中发轫。两汉之际,这一乡俗已扩大到太原一郡(介山范围由太原郡管辖),到东汉阳嘉三年(134年)前,太原郡寒食风俗已由五日增加为每冬一月,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中国古代的寒食节是为介之推而设的节日,这一论点是不容致疑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民间文学教研室教授陈泳超《寒食缘起:从地方性到普泛化》一文对此问题专门作过探讨,该文章结论是:“目前我们已读到了现存的有关寒食的所有文献,而且他们都认为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介之推而举行的……且所纪念的对象是一致的。从最早到最晚的记录看来,寒食的目的是要纪念一个当地的英雄人物——介之推!”(冯骥才主编《我们的节日——文化血脉与精神纽带》252页)

  寒食节原本是为纪念介之推而设的节日,但是,随着历史的进程演变,寒食节普及参与的范围、活动的时间、活动的内容都在与时俱进中发生着变化,尤其在活动时间固定在冬至后一百五日,即清明节前一天(或前两天)后,寒食节日中的许多活动内容长期要在清明节时间内进行,久而久之,寒食节俗逐渐演变为清明节俗,甚至节日名称也渐渐被清明节所取代。为了揭示这一长期演变经过,下面分四个发展演变阶段作一简要表叙。

  漫长的汉魏六朝时期,寒食节由形成到后来确定在“一百五”期间,大致经过了五百年时间。这个时期,寒食节没有固定时间,但大致要在寒冷的隆冬季节进行。据有关文献记载,这一时期大约经过了“隆冬不火食五日”(《新论》)、“每冬一月寒食”(《后汉书·周举传》)、“冬至后一百有五日,皆绝火寒食”(魏武帝《明罚令》)、“断火寒食,甚者先后一月”(西晋孙楚祭介之推文)、“每岁暮春为不举火,谓之禁烟”(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等几个时期。这第一个大约五百年寒食节的特点是:其一,寒食节没固定时间,但大体要在寒冷的冬季进行;其二,寒食节最初发生在介山范围内,以后扩大至太原一郡乃至晋省,到南北朝时期渐渐扩大至荆楚和南方各地;这一时期官府虽偶然参与活动(如冯翊太守孙楚寒食日祭介之推文)但活动主要在民间进行;其三,寒食节内容比较单纯,主要是要求家家禁烟吃冷食;其四,鉴于隆冬寒食导致“老弱不堪”、“残损民命”,自汉代到北魏时期,官府为革除此“陋俗”,先后至少实行过五次禁断令。

  隋唐五代及北宋初期,这是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寒食节的第二个大约五百年。这一时期寒食节由于随时之宜,唯变所适,最终固定在冬至后一百五期间(唐人姚合《寒食》诗:“今朝一百五,出户雨初晴……”:元人扬维祯《寒食有感》:“一百五日又寒食,七十二峰非故山”),由于这一时间内春暖花开及唐代政治、经济、文化及生态环境相对改善,寒食节普及范围、参与人数及活动内容出现极盛时期。这五百年寒食节的特点是:其一,每年活动有了固定时间;其二,官府由过去责令禁断变为倡导参与(唐代先后实行257天假日,帝王与官府届时要参与有关的活动,唐代修订《开元礼》中正式将寒食扫墓编入法定礼文);其三,寒食节活动普及到全国各地乃至国外(如高昌国在唐代时将三月九日定为寒食节);其四,寒食节活动内容由以往单纯为介之推禁火冷食,这一时期发展增多了扫墓、插柳、踏青、秋千、蹴鞠、斗鸡、馈宴、饮茶、食饧等十多项节日固定性活动内容,而且除禁火外,扫墓与挂纸钱也成为节日的主要标志项目。节日中纪念介之推已被世人渐渐淡化(仅在部分文人作品中出现,如卢象《寒食》诗:“四海同寒食,千秋为一人”等);其五,这一时期的清明节还特指为区分季节交替、农事运作的二十四节气之一,与民间同时进行的寒食节活动,基本不发生“张冠李戴”现象,期间,无论民间称谓、官府文书、文人作品都还只用“寒食”表述,如“寒食展墓”、“寒食踏青”、“寒食秋千”等等。宋代吕原明在其《岁时杂记》中讲清了当时寒食与清明的关系:“清明前二日为寒食节,前后各三日,放假七日”;“清明在寒食第三日,故节物乐事皆为寒食所包”。这里讲,清明日里的活动也包括在寒食节日中,故当时清明还不算独立的节日。

  宋辽金元及明代前期,这是两千年寒食历史的第三个大约五百年。这一时期的寒食节活动内容大体与唐代相同,但有些活动项目盛况要超出唐代(如假日长期为七天,馈赠内容丰盛,皇家祭陵更庄重。)这一时期寒食节特点是:其一,节日中增多了一些雅致的内容,如皇家组织赋诗,官府组织赏花,民间增加了放风筝、打瓦器等项目;其二,由于活动内容多,一些项目长期在清明节中进行,一些节日内容开始出现张冠李戴或互相“混用”现象,如过去的“寒食禁烟”、“寒食扫墓”、“寒食斗鸡”,这个时期也有叫“清明扫墓”、“清明秋千”,形成称谓“混用”现象;其三,寒食节主要活动项目渐渐向娱乐化转变,娱乐活动除踏青外,民间又多了斗百草、施钩、抛堶(瓦石器)、风筝诸戏。一些活动名曰“过禁烟”,实际也是在展示一些娱乐活动节目。得益于这一风俗内容转变,寒食节贴近民众价值取向,节日活动内容也更加丰富多采。这一时期尽管发生多次战乱和皇朝更迭,但寒食民俗文化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得以传承和延续。

  明代中期以降为两千年寒食历史的第四个大约五百年阶段,这一时期,寒食节依然和清明节相连同过,但寒食节称谓大有被清明节替代之态势。清代后期,“寒食”称谓基本退出历史(史册文字中也有保留,如大多数地方志书中记载“清明节祭厉坛”,光绪年编修的《山西通志》中仍称谓“寒食祭厉坛”。)这一时期寒食节特点是:其一,传统的寒食节禁烟习俗已退出历史,渐渐被世人淡忘,节日中对介之推追悯造访仅在介休一带介神庙出现,咏介诗文仅在文人作品中偶见;其二,寒食节原先传统的插柳、踏青、赏花、蹴鞠、赐火、馈宴、赛会、拔河等内容因节假日减少,已不再传承。秋千、斗鸡、风筝虽有保留,但也没有唐宋时期的壮观场面。这个时期盛况空前的项目当数民间扫墓、官府祭厉坛和皇家祭祖陵。由于寒食节传统活动项目减少,寒食禁烟逐渐被世人淡忘,寒食称谓又逐渐被“清明”取代,到清代后期,大多数地方的两个节活动已合二为一个清明节,有些地方志书中对以往的寒食节产生有许多异说,一些人甚至对民俗学家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中讲“清明即寒食”感到不可思议。这个时期内,唯有介休一带依然保留“先新墓,后寒节,中间夹着一百五”俗习。

  中国古代寒食节持续沿流两千余年,先民们在年复一年过寒食节的历程中,先后形成并积累了诸如禁烟、展墓、踏青、插柳、秋千等系列丰富而灿烂的民俗文化,这些文化产生于对贤哲的敬仰和膜拜之情,植根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凝结着先民们的信仰与感情,承载着中华子民的文化血脉与思想精华,昭示着生生不息的华夏民族的精神世界。

 

寒食禁烟

 

  古代寒食节又曾叫禁烟节,每年节日来临,约定家家禁止生火,都吃冷食。早期的有关记载可追朔到两汉之际桓谭《新论》及《后汉书·周举传》。周举在并州作刺史时,当地已有了每年隆冬过一个月禁烟冷食风俗。周举看到这种自孽自残后果十分可怕,于是想出一个求神告庙之策,他自己在寒食日作一吊书,挂在介神庙前,言寒食日一个月不生火残损民命,这是介神不希望看到的结果。为宣示民众,他还捏了个泥人,当作自己的替身,在庙前将吊书和泥人一并烧掉,说这是要当面见介之推谢生火罪。周举这一举措被后人称“周举移书”,周举还被一些文人戏称“焦举”。唐诗人杜甫《清明二首》就有“虚沾焦举为寒食”句。金代诗人李俊民《客中寒食》诗曰:“又值禁烟焦举节”,诗作者专门注明焦举即周举。

  类似周举对寒食不生火实行禁断措施者还有过三国时魏武帝、后赵皇帝石勒、北魏孝文帝等,几次反复禁断的结果是寒食节与时俱进,唯变所适,到南北朝后期逐渐演变到冬至后的一百五日期间。

  隋唐以后,寒食节主要活动演变为千家万户祭祖扫墓,但国人对禁烟冷食仍不敢掉以轻心,这个时期反映禁烟的故事和文人诗作比比皆是。唐诗人韩翃《寒食》“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即是代表作。不难看出,唐代皇宫内也得遵守寒食禁烟之俗。

  宋代,寒食禁烟俗在一些地方依然不衰,宋代词人周密在《癸辛杂识》中记有官府查处百姓寒食是否禁火的一则故事。文中讲:由绵上引发的寒食节禁火,升平时禁七日,遭丧乱以来改为三日。规定禁火日内,乡里的长辈要挨家户用鸡毛查拨各家的灶灰,鸡毛焦卷,说明这家没禁火,得认罚香纸钱。有病或年老不能冷食者,要么认罚,要么到介神庙里求神卜卦。卜到吉,可燃用不冒烟的木炭,卜到不吉,则宁看着病死也不准用火。百姓无奈,大冷天或将食物放在太阳下晒,或埋在羊马粪窖内防冻保温。

  到南宋时期,寒食节活动内容向娱乐方面倾斜,寒食禁烟被赋予了一些新的内容。这一时期的《乾淳岁时记》中有一段“过禁烟节”记载,讲的是一个姓蒋的大户人家,仿效宫中过“禁烟节”,届时将自己的小花园装修一新,亭榭楼栏摆放各种花木,将家中书画、玩器陈列室外,门亭闹竿、花篮全用丝、玉、金装饰,园中另有射垛、秋千、斗鸡诸戏,以招徕游人取乐。若有衣冠士女等贵客,还以丰盛酒食相待,文中说这叫“过禁烟而已”。

   元代,南方一些城市依然有“过禁烟”习俗,届时,男女踏青拈香、梭门秋千、画船游湖,尽情享“过禁烟”乐趣。然元代僧人圆至《寒食》诗中言:“清明院落无灯火,独绕回廊体夜香”,这里显然说明,在元代,一些僧人居住的古庙寺院中还保留着名符其实的禁烟之俗。

 

寒食食品

 

  寒食食品为古代国人在节日中必备的食品和供品。食品主要有寒食麦粥、寒食饼、寒食面、寒食浆、青精饭及饧等;寒食供品有子推燕、蛇盘、细稞、枣饼、神餤等,饮料则有春酒、新茶、清泉甘水等。

  寒食粥除麦粥外,各地较常食用的还有杨花粥、梅花粥、冬凌、桃花粥、干粥等。东晋陆翙在《邺中记》讲并州之俗曰:“冬至后百五日为介之推断火,冷食三日,作干粥,中国以为寒食”。《珍珠船》则记载南朝时:“梁武帝寒食赐麦粥”。梁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记孙楚祭介之推时,文中有“饧一盘,醴酪二盂”,并言“寒食食品杏酪,麦粥即其类也。”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也说“煮醴酪即为麦粥”。唐代之后,寒食粥类又推出新品,冯贽《云仙杂记》中曰:“洛阳人家寒食节装万花舆,煮杨花粥”。宋代《金门岁节录》则有“洛阳人家,寒食节食桃花粥”。桃花不仅可以煮粥,还可治愈疾病,按《本草纲目》中崔元亮所提供医方:“一百五日寒食节,收桃花为末,食后以水半盏调服,方寸匙日三,可治头上肥疮和黄水面疮”。唐代,寒食粥还有一种高档专卖食品,据《韦巨源食谱》说,唐代都城阊阖门外,有通衢食肆,其中有一处“张手美家”,每逢节日专卖一名食,其寒食节专卖冬凌粥。至宋代,汴中节日名食中也有“冬凌”食谱。

  饧为古代寒食节日中的必备食品。“粥香饧白杏花天”、“海外无寒食,春来不见饧”。反映国人到了国外,还惦记着寒食日食饧,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讲:“饴饧用麦蘖或谷芽同诸米熬煎而成,古人寒食多食饧,故医方亦收用之”。顾炎武《日知录》记载:“汉时卖饧只是吹竹,到明代改为用箫编竹管鸣金”。介休有传统食品“贯馅糖”,系用大麦芽和小米经过糖化熬制而成的饴糖,为冬令保健食品,每至春节与寒食节期间,用以馈送亲友和祭灶供神。

  寒食食品中有一种青精饭,宋代人林洪著《山家清供》说该饭食主要原料为南烛木,也叫乌饭树、黑饭草。制作方法是:“采其枝叶,捣汁,用汁浸米,蒸干,坚而碧也”。《辞海》中有乌饭树词条曰:“乌饭树为杜鹃花科,常绿灌木,国内南北各地有野生,江淮一带每于寒食节采树叶煮成乌饭。”据《山家清供》一书,青精饭不仅为普通百姓家所需,更为神仙家垂青,久食可以“益颜”。杜甫《赠李白》诗言:“岂无青精饭,令我颜色好”。另据《宁波府志》及广东《始兴县志》,皆言这一带寒食日有“以鸟糯饭置牲祭墓”之习俗。

  寒食食品除节日冷食外,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药膳和其它功效。《月令广义》中讲:“用腊冬雪水调寒食面,谓糊,裱背书画不蠹”;《本草纲目》中载:“寒食粥可治咳嗽、下血、调气”;又曰:“寒食饭即馈饭,烧研末饮服,治伤寒食腹。”介休绵山一带清明节家家蒸一种名“蛇盘兔”面食,上坟摆供后,人们将圪针或柳枝插在蛇盘兔上,回家放在阴凉干燥处待食用。据传,这种食品专医小儿积食和腹泻。另据民国年间出版的内蒙古《武川县志》:“清明节家家均制面质寒鸦,互送亲友,以示纪念介之推火焚绵山之意,传闻此种面鸦可治泄疾”。

 

寒食祭扫

 

  如今清明节扫墓,隋唐时代称寒食展墓。其大致过程是:寒食节这一天,一家人或一族人到先祖坟地,然后人们开始除草添土,挂纸钱、致祭。因此项活动与生老死葬传宗接代攸关,因而民间尤为看重。唐代文学家柳宗元革新失败被贬在广西永州作司马,寒食节不能回山西老家扫墓,在给丈人许孟容信中悲凄地说:近世礼重拜扫,每逢寒食,田野道路士女遍野,皂隶庸丐皆上父母丘坟,马医夏畦之鬼无不受子孙追养,而我四年不能回原籍祭祖孝宗,每遇寒食,唯有面北长号,以首顿地。

  在汉代,中国上坟扫墓之风已流行,唐代沿袭祭墓风俗,但唐开元年之前,民间这种活动还被视为“野祭”。唐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唐玄宗组织官方编修五礼时,给这种追贤思孝活动以正名,被编入官府认同的吉礼中。此后,官府皇家都参与到寒食祭扫行列。当时寒食节与清明节连通而过,寒食节这天不生火,纸钱只能挂在坟头,表示后人来给先人送过费用。若是第二天清明节来上坟,这天有了新火,有的就将纸钱烧掉。这以后,挂纸钱与烧纸钱习俗便并存于世。

  唐以后,“寒食”称谓渐渐被“清明”替代,宋人吴自牧《梦梁录》载:“清明日,官员士庶俱出郊省坟”。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记有官府清明日扫墓活动安排:“清明节,寻常京师以冬至一百五日为大寒食,前一日谓之炊熟,用面造枣糊、飞燕,柳条串之插于门楣,谓子推燕……禁中前半月发宫人车马朝陵,宗室、南班、近亲亦分遗诸陵坟享祀,从人皆紫衫、白绢三角子、青行缠,皆系官给”。中国地域广大,各地方志中对寒食清明祭扫活动多有记载:《顺天府志》载:“三月清明日,男女扫墓,担提尊榼,轿马后挂楮锭(纸活),灿灿然满道也。拜者、酹者、哭者,为墓除草添土者、焚楮锭、次以纸钱挂置坟头,望中无纸钱则孤坟矣……”;《西安府志》载:“清明予日添土墓上,办香楮巾帕,具酒肴糕饼,招服亲男女诣墓,曰拜扫……”;《台湾府志》载:“清明日,人家展谒坟墓,舆步壶浆,络绎郊原,祭毕籍草衔杯,递为酬劝,薄暮乃归”。据有关记载,我国广东地区清明日十分重视“拜山”,拜山时要带上烧乳猪、甘蔗、水果及香烛纸帛等。一些地区还将清明添土挂纸看作墓主有无子嗣的标志,并有对不履行祭祖扫墓者的告诫曰:“清明不祭祖,死了变猪狗”。

  中国古代寒食节拜扫除墓祭外,一些地方还要在这一天祭祀与本地相关的要人。较隆重的如山东祭孔林,由孔子后人衍圣公主祭。河南汝州郏县西三十里有三苏祠,为苏东坡与其子葬地,每年寒食日,本地官员与乡民要到坟地祭扫。汾州府治南,古时建一禁烟台,寒食日专祭祀介之推。宋代诗人陆游《诸葛武侯书台》诗中“定军山前寒食路,至今人祠丞相墓”,这也是寒食日祭诸葛亮写照。

  寒食祭扫之俗因其魂牵祖脉,根连骨肉,传承至今日清明节,中华海内外子嗣,不远千里,络绎回乡扫墓,此展墓之俗堪为“天下第一祭日”。

 

寒食插柳

 

  寒食节家家插柳也有着悠久的历史。南北朝时期梁宗懔著《荆楚岁时记》中便有“江淮间寒食日家家折柳插门”的记载。

  柳为落叶乔木,阳春发芽吐绿,最先感知大自然复苏气息,折柳戴柳寄托人们对春天的渴望。柳枝倒顺插土中皆可成活,极具旺盛的生命力。古代有一种说法,柳木可以驱鬼逐疫,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中讲:“取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陕西一部分地区风行人们上坟祭扫归来,要将柳插于门上,认为能避虫蚁叮咬。另外,北宋苏轼在其《物类相感志》中介绍:“清明柳条可止酱醋潮溢”。

  柳又是寒食清明节的象征之物,据《杭州府志》曰:清明前三日为寒食节,人家皆插檐柳,虽曲坊小巷亦觉青青可爱。因所插柳枝许多是取之于湖堤,有的人对此私采乱折建议手下留情曰:“莫把青青都折尽,明朝更有出城人”。据传,我国满族人上坟祭祖要在坟上插上柳枝,称这是插“佛多”,该族信仰柳是人的始祖,人是柳的子孙,为表明后继有人,故在坟上插柳以示“佛多”。

  寒食节为什么要插柳,各地说法五花八门,充满奇趣。按宋代赵元镇《寒食》诗和湖北《安陆府志》中说法,寒食插柳是为了“纪年”;河北省《宣化府志》、《永平府志》中说法是怕人生衰老:“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白首”;天津一带流传有“清明不戴柳,死后变黄狗”民谣;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里说的是“戴之可免虿毒”;广东《雷州府志》与河北《冀州志》中说是为“明目”、“防盲”;湖北《应山县志》说“采柳枝供家神”;《南昌府志》、《镇江府志》、《凤阳府志》说是“谓之辟邪”;山东、河北等地有说“为了迎元鸟”;苏州府《嘉定县志》说是“闹春”;海南岛一些村寨插柳是“以求来世亲人齐全”;山西《榆杜县志》记载:“各家以柳条在屋乱摔,谓摔蝎子”;清人余世明《古文释义新编》中则说是“为介子推招魂”……

  缘各地习俗不一,寒食插柳的地点和人身部位也千差万别。福建《兴化府志》说“门皆插柳,亦插于首”;北京清明节采摘新柳,编成柳圈戴在头上;广西《南宁府志》中说:“亦戴之头,或系衣带”:广东一些县区谓“折柳悬于门,并插两鬓”;安徽《和州志》中说“插柳寝灶间,前后数日”;四川《嘉定州志》则说:“首插柳枝,又瓶贮于佛神”;其它一些地区方志中还有“插于坟”、“儿童插柳”、“乘座的车马棚要插柳枝”、“折柳枝标于户”等。

 

寒食踏青

 

  踏青也叫踏春、春游。寒食踏青为古代国人较为普及的休闲活动,其组织方式、内容和规格因地因人而异。

  早在唐代,踏青已相当普及。诗人孟郊《济源寒食》诗曰:“一日踏春一百回,朝朝没脚走芳埃”。诗人孟浩然《大堤行寄万七》也是寒食踏青名作:“大堤行乐处,车马相驰突。岁岁春草生,踏青二三月。王孙挟珠弹,游女矜罗衭。携手今莫同,江花为谁发”。诗人杜甫也有踏青名句:“江边踏青罢,回首见旌旗。”

  从文人诗词中所描绘的踏青活动中斗草、秋千、食饧、新妆、饮酒、嬉闹、狂饮等热闹景象,以及画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反映出的一些景物情节,人们有理由相信,北宋是我国历史上踏青活动的极盛时期。当时一些人热衷于踏青,甚至淡化了祭扫。宋人李之彦《东谷所见》中记载自己回乡时,看到一些人家“置亲于荒墟,清明节拜扫只草草了事,而后与兄弟、妻子、亲戚、契交放情地游览,尽欢而归。”

  到明代初期,寒食清明踏青依旧是经久不衰的活动项目之一。明蜀成王让栩《拟古宫词》中形容民间踏青云:“城外清风捲薄尘,传言都道踏青人,繁华满目开如锦,唯此宫中不见春。”明代刘侗、王奕正合撰著名方志《帝京景物略》中记载有京郊当年清明踏青时的一幕场景:“……玉泉三十里至桥下,夹岸高柳,丝垂到水。绿树绀宇,酒旗亭台,广亩小池,荫爽交匝。岁清明日,都人踏青。舆者、骑者、步者、游人以万计……”明清时问世的一些府、州、县志中也不乏有清明节踏青的记载。如《台湾府志》载:“清明人家展谒坟墓,舆步壶浆,络绎郊原……”;河北《永平府志》载:“清明展墓,连日倾城踏青、看花、挑菜、簪柳、斗百草……家家树秋千为戏,闺人挝子儿赌胜负,童子团纸为风鸢,引绳放之。山原车马,尊罍相接,道隅馂余而多醉歌矣!”;福建《兴化府志》载:“清明节前后,乡学生互相据钱为酒食,邀先生和先生之友,于形胜处饮宴,以余钱奉师,谓之光斋,亦谓之浴沂会”……除近郊踏青外,历史上一些名人志士还经常在寒食清明节选择名山胜地观光旅游。江西省南昌府有麻姑山,系道教书中二十八洞天所在地。明代著名学者熊人霖清明日晨起,乘舆游览该山,写出诗作《游麻姑山》和散文《游麻姑山记》等佳作。湖北武当一名大岳,又名元岳,为元帝修真之所。山上有宋真宗等天子加封的元岳碑等。明代著名文学家谭元春在“时方清明,男妇鬓生柳枝”时节,乘兴登游,后写成散文《游元岳记》名作。此外,在缤纷繁多的清明寒食诗歌中,许多名作如唐人宋之问《襄阳路逢寒食》、张雨《游九龙峰留题》、宋代陆游《诸葛武侯书台》、金人元好问《石门庙》、元代郝经《戊午清明日读神功碑》、明人刘侃《寒食赴大石山》、李东阳《绵山怨》等,几乎无一不是清明游山览胜时所作。

 

寒食斗鸡

 

  斗鸡为观赏两只或数只鸡相斗的竞技项目,中国斗鸡习俗历史悠久,《战国策》、《史记》、《汉书》中提到的斗鸡典故甚多。斗鸡作为寒食节的活动项目大约起自隋代,隋人杜台卿《玉烛宝典》中说:“寒食节城市尤多斗鸡斗卵之戏”。

  唐代,寒食节斗鸡已演变为皇宫中不能缺少的娱乐项目之一。据刘肃《大唐新语》记载,有个叫杜淹的人因写了一首《寒食斗鸡》诗,诗中描写“飞毛遍绿野,洒血渍芳丛”斗鸡场面,受到唐太宗赏识,杜淹原先流放西南边地,结果因其斗鸡诗出了名,被调回长安,升为御史大夫。与杜淹命运相反,诗人王勃也因一次在宫中观看诸王斗鸡,讲了几句令英王不高兴的话,结果被唐高宗当场逐出王府,后贬在剑南。唐代王室寒食斗鸡,人之尊贵不及鸡之尊贵,这里可见一斑。

  唐代寒食斗鸡最具趣味的是唐玄宗与小儿贾昌的故事。陈鸿《东城老父传》中载:老父姓贾,名昌,七岁时能懂鸟语,唐玄宗未登基前,十分喜好民间斗鸡,即位后,大张旗鼓张罗宫廷斗鸡。先是在两宫中开办了养鸡坊,接着将长安城内有名的雄鸡都买进养鸡坊,还选用六军小儿五百余人对千只鸡进行训导调养。一次帝出游,在云龙门道旁发现了贾昌这个奇才,于是召入宫,很快成为五百小儿之王,加之他为人忠厚,皇帝十分宠爱,什么希罕物件都赠于他。从此,这个贾昌身着斗鸡服,被称“神鸡童”。时人还编出谚语曰“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神鸡童最得意之时为每年的寒食清明节在骊山表演斗鸡,届时,“万乐齐举,六宫毕从”,贾昌冠雕翠金,华冠锦袖,绣襦裤,执铎拂,导群鸡,顾盼如神,指挥风生……神童鸡作一番斗鸡表演后率领群鸡,强者前,弱者后,随贾昌一路归于鸡坊,斗鸡之盛况由此可见。

  宋代之后,斗鸡依然为民间和宫廷里乐不可支的娱乐休闲项目。元人陈肃寒食节一次参加了遂幸公主宴席,其即兴作《恩制寒食赐百僚宴》中便有斗鸡的表述:“绿锦呈调马,朱丝表斗鸡,筵开同日永,乐奏与云齐”。明代诗人陈悰写有《天启宫词》:“宫人相约斗鸡来,笼幔青红背面开。四百喙残高唱歌,当场双系彩球回”。作者在该词的序文中讲:“宫中为斗鸡之戏,不惜重资购健斗鸡。调习既娴,至期登场。施五色幔于笼上,背场开笼,有能临阵,饮啄自如。多至三四百喙且鸣跃不怯者,其胜可予必也。胜者以彩线结小球,所获珠翠罗绮不啻百金”。有百金之奖赏,其斗鸡场面壮观不难想象。

 

寒食蹴球

 

  寒食清明蹴球盛行于唐代。此项活动源于古代名叫“蹴鞠”的足球运动。刘向《别录》:“蹴鞠者,传言黄帝所作,或曰起战国时蹋鞠,兵执也。”宋人马端临《文献通考》:“蹴球,盖始于唐。植两修竹,高数丈,络网于上为门,以度球,球工分左右朋以角胜负”。唐代蹴球不仅设门张网,而且依照规则,分队比赛以决胜负,与现代的足球运动十分相似。唐代以后,蹴鞠之风一直很盛行。北宋著名宰相、介休人文彦博幼时就喜欢踢球。各版本《介休县志》载:“公幼与群儿击球,球蹴入树穴中,公以水灌之,既浮出。”

  唐代,反映寒食清明蹴球活动的诗作有王维《寒食城东即事》:“蹴鞠屡过飞鸟上,秋千竟出垂杨里”,王建《宫诗》中有“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韦应物《寒食后北楼作》:“遥闻击鼓声,蹴鞠军中乐”;白居易《洛桥寒日作》:“蹴球尘不起,泼火雨新晴”等。

  蹴球盛于唐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唐室的几代皇帝都是球迷。据《册府元龟》载:“唐德宗贞元元年二月(785年)癸未,李抱真、严振来朝寒食节,上与诸将军击鞠于内殿”;“贞元四年二月(788年),帝御麒德殿观宰臣李晟、马燧及诸将军会鞠,李泌辞以不能,请筹(请求作记分员)。从之,颁赐有差(不等)。辛丑,以寒食假满,内鞠会未毕,是日特赐百官假一日”;“贞元六年三月(790年),帝以寒食节与宰臣及诸将军击鞠于麒德殿,颁赐各有差”;“贞元十二年二月(796年)寒食节,帝御麒德殿之东亭,观武臣及勋戚子弟会球,兼赐宰臣宴馔”;“唐文宗开成四年二月(839年)丙寅寒食节,上御通化门以观游人;戊辰幸勤政楼,观角抵蹴鞠”。据有关资料,唐代帝王中的宪宗、穆宗、敬宗等也都热衷于蹴球活动。唐代诗人韦庄有诗云:“内宫初赐清明火,上相闲分白打钱”。寒食节帝王组织打球,上相们打了球又吃宴,又分钱,何乐而不为!

 

寒食秋千

 

  秋千是远古时代人们为了获取高处食物而创造的一种活动。最初写作“鞦韆”。唐宋时期,秋千为女子专用的游乐项目。唐代诗人王维《寒食城东即事》中有“秋千竟出垂杨里”句;李商隐寒食节收到友人寄来的饧粥,走笔答曰:“今日寄来春已老,凤楼迢递忆秋千”。宋代文学家王禹偁《寒食》诗云:“稚子就花拈蛱蝶,人家依树系秋千”;南宋女词人李清照《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中有“黄昏疏雨湿秋千”词句。元代著名散曲家卢挚寒食日新野道中所作《双调·蟾宫曲》云:“桑拓外秋千女儿,髻双垭斜插花枝”;明嘉靖进士朱日藩《清明扬州道中忆王端公》诗云:“水国人家种杨柳,清明士女竞秋千”。

  因荡秋千为寒食清明的一项主要活动,寒食清明也叫“秋千节”。历代文人见闻与杂录中记载过秋千节的实录很多。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载:“天宝宫中至寒食节竞竖秋千,令宫嫔辈戏笑以为宴乐。帝呼为‘半仙之戏’,都中士民因而呼之”;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帝幸临水殿,赐宴群臣……舟上有诸军杂戏,画船上立水秋千,船尾百戏,各鸣锣鼓……”;明代记实笔记《酌中志略》中也载:“三月初四,宫眷内臣换穿罗衣;清明则秋千节也,戴柳枝于发,坤宁宫及后各宫皆安秋千一座”。

 

清明饮茶

 

  寒食清明节期间,阳春布泽,百物得春升之气,吐瑞散香,古代一部分上层人物在此时刻对制茶品茶文化也炒得十分火爆。

  自唐代起,皇室与权贵们已有了清明节饮新茶奢俗,此俗也和寒食节演变至清明节前一天有关。寒食节禁火冷灶熄烟,到清明这一天可以重燃新火,趁皇家对近臣与子民赐新火这一契机,许多文化人借题发挥:“且将新火试新茶”、“贵从活火发新泉”,于是,用“煎茶火”煮新茶成为一些权贵们的奇特享受项目。顺应这一用新火煮新茶要求,一些独特的茶商与茶品也出现了,据史载,四川龙安就生产出一种“骑火茶”,这种茶不在禁火前喝,也不在清明以后喝,就昂贵在清明节起用新火一霎时所煎的茶,故名叫“骑火茶”。

  鉴于唐代皇室有了清明节用新火喝新茶习俗,于是,南方的一些产茶区也就有了按期完课纳贡茶的成现。唐人李郢《茶山贡焙歌》中曰:“春风三月贡茶时,尽逐红旌到山里,茶成拜表贡天子……十日王程路四千,到时须及清明宴……”四千里路程必须十日赶到长安交差,耽误了王室清明用茶,后果很难设想。又据胡仔著《苕溪渔隐丛语》:“不知入贡之因起于何时……唐茶,唯湖州紫笋入贡。每岁以清明日贡到,先荐宗庙,然后分赐近臣。”宋代,继续沿用入贡茶成规,王偊偁《茶园十二韵》中讲:“勤王修岁贡,晚驾过郊原,未复金銮召,进献趁头番……”。

  王室清明品新茶,要求从数千里按时送到,图的是趁头番啜茶英,据明代医学家王好古及李时珍之论:“茶体本轻浮,采摘时芽蘖初萌,正得春升之气,味虽苦而气则薄,乃阴中之阳,可升可降,利于头目”。李时珍还强调:“清明前采者上,谷雨前次之,此后皆老”。故清明节前要采上等茶,收藏家又于清明前收买,焙干箬叶,采贡茶更有郡守在现场指挥,所有这一切都为了保证清明上等茶质量。

  清明节皇室饮上等质量茶十分昂贵,据明代《北京岁华记》中讲:“新茶从马上至,至之日,宫价五十金,外价二三十金。二日即二三金矣”。古人在制茶与饮茶环节上,对用火、用水、用具等有诸多讲究。唐人李咸用《谢僧寄茶》云:“顷筐短甑蒸新鲜,白苎眼细匀于研,甑排古砌春苔干,殷勤寄我清明前”。宋人杨万里《送新茶李圣俞郎中》诗云:“细泻谷帘珠颗露,打成寒食杏花饧。”苏东坡《试院煎茶歌》中列举出许多煮茶法:“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轻雪。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我今贪病长苦饥,分无玉豌捧蛾眉,且学公家学茗饮,砖炉石铫行相随……”。

 

清明赏花

 

  寒食清明时节,春禽得意千般语,花卉无名百种香。正是人们游春赏花的大好季节。

  古代人寒食清明赏花处有山乡野景,有名胜园林。诗人陆游《天彭牡丹谱》云:“天彭号小西京,其俗好花,有京洛之遣风,大家至千本。花时,至太守而下,往往即花盛处张饮……最盛于清明寒食时”。欧阳修《洛阳牡丹记》云:“一百五者,多叶白花……此花常至一百五日最先开。”又云:“一百五千叶白花,洛中寒食众花未开,独此花最先,故特贵之。”据《帝京景物略》载:明代,北京左安门二里有韦公庄寺,整而一新,面对“流一亭”。岸对面有奈子古树及婆娑数亩,“清明时节花开时,望之如雪,公安袁宏道称此为卉木三绝之一。花树时人多负几案,携酒看饮树下,暮则就宿于寺。”

  寒食清明所赏花的品种有数十种之多。其中主要有杏花:诗人王崇献《见杏花》诗曰:“杏花何处最嫣然,醉眼摩挲十里烟;三月清明新雨后,孤村芳草夕阳边”;有桃花,唐代诗人崔护《清明日题城南》句云:“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有海棠花,宋人刘子翚《海棠》诗云:“种处静宜临野水,开时长是近清明”;有牡丹花,宋人毛滂《寒食初晴见牡丹作》云:“魏紫黄绿欲占春,不教桃杏见清明”;有梨花,文学家苏轼《梨花》绝句云:“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有杜鹃花,唐代诗人曹松《寒食日题杜鹃花》云:“一朵复一朵,并开寒食时”;有山茶花,诗人陆游《山茶树自冬至清明后著花不已》云:“唯有小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有郁金香,明代杨基《禁烟节到江西看花次韵》云:“东湖东畔柳树长,满苑飞花乱夕阳,何处祓除(指三月上巳日沐浴去灾俗)儿女散,过来流水郁金香”;有荼蘼花,宋代诗人宋祁《春日》诗云:“故乡寒食荼蘼发,百合香浓邸舍深”;文学家欧阳修《酴醾》(即荼蘼)诗云:“清明时节散天香,轻染鹅儿一株黄”;有来禽花,宋代陈与义《来禽花》诗云:“来禽花高不受折,满意清明好时节”……

  诗人赏花是从多角度、多层面观赏的。元代张端从每年种花的角度赏花曰:“今日颜色好,明日风光别;年年送清明,一树东栏雪”。明代画家唐伯虎从落花的角度发感慨曰:“节当寒食半阴晴,花与蜉蝣(一种朝生夕死的昆虫)共死生”。唐时升则从惜花的心态品花:“好天良夜三通角,寒食清明一掷梭(很快)”。元代诗人郝经寒食节住在新馆看不到花,写《思花》句曰:“四围击柝锁重扉,春去春来总不知”。

 

清明风筝

 

  风筝也叫纸鸢。清明时节,风和日丽,这个时节放飞风筝自然会成为人们喜爱的节日活动项目。唐人高骈有《风筝》诗曰:“夜静弦声响碧空,宫商信任往来风,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可见放风筝早在唐代已开始,《清嘉录》曰:“春之风自下而上,纸鸢因之而起,故有‘清明放断鹞’之谚”。

  宋代之后,放风筝已十分流行,一些地方已有了制作风筝的娴熟传统技艺。北京一带到清代初,已形成曹氏、哈氏、金氏、马氏四大风筝流派。其中曹氏以《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为代表人物,曹雪芹专门写有《南鹞北鸢考工记》著作,其制作风筝在扎、糊、绘、放四个方面独具特色。

  古代放风筝不但是一种游艺活动,而且是一种巫术行为。古人认为放风筝可以放走自己的“秽气”,很多人清明节放风筝时,要将自己的灾病皆写在纸鸢上,等风筝放高,就用剪刀将风筝剪断,任由风筝随风飘逝,象征自己的疾病和秽气都让风筝给带走了。曹雪芹《红楼梦》中有多次写到放飞各种风筝,意在“放放晦气”、“放病根儿”等情节。

  中国古时有“鸢者长寿”说,放风筝时,通过手、眼配合与四肢活动,可以达到疏通经络、调和气血、强身健体的目的,对神情抑郁、视力减退、失眠健忘、肌肉病劳诸症均有祛病养生疗效。《续博物志》中也有“放风筝,张口仰视,可以泄热”之箴言。

 

(此稿系为大型丛书《文化遗产关键词》特约撰文,2015年11月完成初稿)

 

 

作者简介:侯清柏  男,1940年3月生,1966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介休市北贾村新堡侯氏第23世后裔。原史志办主任,副编审。总纂执笔《介休市志》于1996年出版发行。退休后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文章有《蔚字号票号》、《乔世杰与宝丰隆票号》、《介休绵山——清明节从这里源起》、《考朔州军人备御外患之史,解张壁古堡产生年代之谜》等十多篇,出版著作有《介之推与寒食清明节》、《历代文人咏寒食清明诗词集》(上、中、下三集)、《侯氏合族谱》、《介休军事志》、《介休政协志》等,整理标断了旧版《介休县志》全五套并出版发行。

 

 

审核:王光亮    原家敏

编辑:杜美锐   宋  佳    张晓婷

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


0

下一篇:李陵的后代有多强大

上一篇:介休市朗诵协会举办迎新年暨周年庆典诗会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