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历史 / 正文

如坐春风话张颔

题记:大家张颔是从介休这块热土走出来的“文化英雄”,今年正值张颔老九十寿诞,谨以此文,表达家乡人的一份祝福…… 


    由于长期从事新闻采访工作的缘故,我有幸多次见到张颔老。而其肇始是*自原晋中市文化局局长王融亮的引见,这其中最令我难忘的,还是2003年10月15日、16日、17日,张颔老回乡探访时,跟随了他三天的那一次采访。至今我还保留着当时采访的笔记和张颔老给我的题词。 


张颔老为作者的的题词

    后来,看到介子平先生所写的《大家张颔》一文,知道张颔老生于1920年,按照中国传统的“六十花甲子纳音表”推算,当是庚申年,肖猴。今年是张颔老的九十寿诞之年。


    张颔老是我国著名的,而且是有世界影响的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他是中国社科院山西考古研究所的终身所长。他的学术研究尤以古文字学见长。当年的甲骨四堂孙诒让、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均为名满天下的大家,曾经考古界有一种说法,说郭沫若去世以后,国内认识甲骨文最多的就是张颔了。


    而真正使张颔老一战成名的是1965年对春秋晚期“侯马盟书”的发掘、整理、考证、研究。这曾被列为当年的世界考古十大发现之一。


    正是在跟随张颔老的三天采访中,从以前的高山仰止,对他有了一个比较概要的了解和认识,同时也更加钦佩他的学养和为人。


    张颔老父母早逝、家境寒微,他跟着祖父母生活,勉强读完高小,就在一个杂货店当了学徒。抗战时期,他认识了共产党人杜任之,在杜的影响下,开始为革命工作。1949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全国解放后,他调往山西省委统战部,任党派处副处长。按照常规,他的一生本来与学术研究毫无关系,连他自己也未想到,会与考古结下了不解之缘。1958年,组织上调他到刚成立的山西考古研究所,他以“不当三年外行”来要求自己,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一边进行考古发掘,一边进行历史研究,在侯马晋国遗址搞发掘时,他翻阅了大量历史资料,把整个晋国的世系都全部烂熟于胸。正是凭着这*一种精神,他很*完成了一名外行到内行的转变。他在搜集古城夯土的时候,不仅立足山西,甚至连山东临淄古城、陕西秦阿房宫、汉长安古城的夯土也都做了搜集。


    1961年,在山西省万荣县庙前村贾家崖出土了编钟、鼎等大量铜器,同时还发掘出两个制作精致、纹彩斑斓,上面刻有“鸟书”铭文的错金戈。通过对错金戈上七个鸟书铭文的详细考证,又查阅了大量春秋时期诸侯国的战争资料,他写成了《万荣出土错金鸟书戈铭文考释》一文,*到我国众多考古学和古文字学家的认可,成为定论。作为断代标准器,常为国内、外专家、学者所引用。


    1965年12月,在距离侯马东周古城东南2.5公里的地方,发掘出200多个东周时期的祭祀坑,在众多的出土文物中,有大量的上有朱书文字的玉片。当时张颔老正在四清工作队,听到消息后请假来到侯马,对出土标本进行了仔细整理、考证、研究,写出了《侯马晋国朱书文字》一文。郭沫若根据这篇文章和对玉片文字的研究,写出了《侯马盟书试探》一文,并称赞“张颔和其他同志的努力是大有贡献的”。后来,这方面的研究受到当时“文革”的冲击而被迫中断。1973年,在当时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的直接干预下,张颔老才*以走出“牛棚”,继续整理、研究“侯马盟书”。“侯马盟书”是我国发现最早的一批官方文书实物标本,也是最早使用毛笔书写文字的实物证明。


     从此,张颔老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以“韦编三绝”的精神、毅志,对五千多件盟书进行整理,根据内容的不同,把它们分为六大类,分别加以注释,同时以“丛考”的形式,把对盟书的研究成果写出来。终于在1976年12月诞生了考古学及古文字学的巨制——《侯马盟书》。《侯马盟书》不仅是一部有很高学术价值和思想价值的考古学专著,而且是考古学、古文字学和历史学研究者极具价值的工具书。在国内、外学术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张颔老惜时如金,他治学于文字之外,兼顾义理、训诂、音韵。在他随身的衣服上,缀着多个口袋,内装纸片,用于记录所学所感,可以说他不仅是活到老,学到老,而且是走到那里学到那里。“文革”时期,既使是白天挨批斗,他晚上仍然要进行学术研究。就是关“牛棚”的日子里,他还用一本“毛选”制成了简单的天像观测仪,进行天文研究。深感人生之迅忽,如白驹过隙的他,早在1974年春节时就写下了

马齿徒增五十四,

地球白转两千三。

的对联。这种对工作、对学术的执着是何等的令人敬佩。


    2003年10月,张颔老在介休探访的三天里,15日,他仔细参观了后土庙,并到市委党校参观了正在修缮的吕祖阁、关帝庙,在这里,张颔老深情地回忆起了他的求学读书生活。同时他看到介休城墙后判断是建于明代。16日,他上到了绵山,有趣的是,坐着“抬杆”的他,竟然“书生意气”就有关“周易”卦理的问题,考起了山上的道士,而那道士居然也有问有答,像模像*。随后,我问了他一个长期困绕易学发展的关于“术”、“数”之争的问题,他也从他的理解的角度回答了我。王融亮老当场夸我的问题问*好。在观看绵山大罗宫正殿第一层的塑像时,张颔老连声说“又早!又好!”他推断塑造年代应在唐宋之间。在参观中他考证正骨寺后五龙躔的三尊塑像为西方三圣,应是唐早期作品,即接应佛(阿咪咜佛),大世子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同时他判断这里的夹绢像是元以前的布,脱纱像是元以后的棉花。17日,他来到张壁古堡,在经过认真参观后,他断定堡内关帝庙的基础为明代建筑,堡内所植的树与南斗六星相合,同时他还推断当时云遮雾绕的张壁泥包铁像应为佛像,当是宋元间作品。


    逝者如水,一晃之间这些事已过去有年了,但在我看来,仿佛昨日。尤其令我难忘的是有一件小事,反映了张颔老的律已之严,待人之宽。有一次回到介休宾馆后,他觉*很累,没有像往常一*去餐厅吃饭,王融亮老便叫服务员把饭端到了客房,他先是歉意不肯吃,后在吃过后,连着说了几次“不应该、不应该!”这件事引发了我的许多思考。

记*《诗经》“小雅”中有这*的句子

乐只君子,

邦家之光。

乐只君子,

其寿无疆。

      让我们用这话来祝贺张颔老。


    在随后的2004年6月,中华书局再版了张颔老的《古币文稿》。2005年11月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播出了张颔老的专访,期间用到了我们2003年10月所拍摄的部分镜头。相信张颔老看了会发出会心的微笑。写到这里,顺口吟出了以下的句子。


七   绝

——赞张颔老

学人耆宿有张颔,

自领风骚话古言。

不是一方生巨擘,

先贤至此亦开坛。


以此寄托对张颔老的思念。


这里是一群喜欢文字的发烧友,

知彼欢迎大家的投稿~

投稿邮箱:874761158@qq.com


微信ID:zhibi0354

 

0

下一篇:晋商中的介休商人团队

上一篇:晋商遗作 琉璃精品——太和岩牌楼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