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历史 / 正文

集宁印象——介休人在内蒙(一)

集宁印象

    2014年不知不觉已进入早春二月,13年的冬天,除了有两次零星的小雪,几乎没见到雪的场面,天蓝的象布挂在天上,偶尔有级数不大的风。虽说有零下20几度,但几乎没感到一丝的冷。

    过完甲午春节,接着又立春,雨水也跟着快来的时候,竟然飘飘扬扬下起雪来,但天依旧很高。和我家乡的雪不同,下到路上的雪几乎来不及停留,就被风吹走,只是刮在脸上的雪让人生疼。一夜醒来的时候,路边、田间、地坎、山坡、屋顶早已是一片雪地世界。

    乌兰察布是风的出口,西北利亚的寒流冷风从这穿过阴山、翻过雁门,天气冷的时候比纬度更低的包头、呼市还甚。

    雪一停,过不了几刻钟,又是一片晴朗的天空,不见一丝阴霾。此时,见到最多的活物恐怕就是喜鹊啦,一群一群,成群结对,呼啦二来,又呼啦而去,就是三两个也不怕人,只有在你赶它、抓它的时候,才会“扑棱、扑棱”飞走。 二月初的集宁,地里、丘陵、眼能望到的沟沟坎坎间已见不到雪的影子,只留下田间小路上化了冻、冻了化的零星小冰面。

    这和早来几年人们描述的冬天有很大不同,或许会是集宁史上最美的日子吧。

0

下一篇:挖掘厚重历史 推动产业发展—岳宝树的绘画与生平

上一篇:介休市优质医师“下基层 进百村”医疗活动 惠民“暖心窝”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